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襄阳一建培训 >  正文
她来信(54):中国人应该对四大精神鸦片彻底“销烟”
发布日期:2022-05-12 11:37   来源:未知   阅读:

  保障房,是经济适用房、廉租房、限价商品房的总称。在房价疯长、屡压不下的背景下,下决心建设保障房,是政府为保障中低收入家庭“居者有其屋”权利而采取的一个刚性担责举措。保障房的特定目标群体,显然是买不起高价商品房的中低收入人群。

  为了切实保证让该受保障的人住上保障房,各地都规定了申请保障房的条件,特别是经济收入和现有住房的条件。比如,北京规定“经济适用房保障家庭最低年收入为22700元及以下”;天津规定:“家庭上年收入低于城镇单位从业人员人均劳动报酬的2倍,人均住房使用面积低于9平方米(含)”;深圳规定:“申请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2008年、2009年连续两年低于26529元。”

  如今,“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演绎到了极致,“刚性举措”变成了“柔性执行”,“保障房”成了谁都可以挤进去分享的“唐僧肉”。美丽如画的杭州市就“理直气壮”地做了这种一点也不美丽的事。

  杭州市为吸引高端人才,占用保障房指标、在西溪湿地建起的类属保障房体系的别墅,已有杨澜、余华等数十位文化界名流入住。据悉,今年开工的50万平方米人才房,占用了一半的经适房指标。而2008年杭州市公布的“经适房申请条件”4条中的两条是:3人以上家庭现有住房建筑面积在45平方米(含)以下;家庭人均年收入低于市统计局每年向社会公布的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60%!

  对此,杭州市解释为,为了吸引高端人才不能不在买房上优惠。更有所谓“专家”认为,杭州人才房政策“相对合理”,“所谓的住房保障,即有住房需求的人都可以保障的。”——如此自我否定,自打嘴巴,也真是做得够意思了。

  既然,“有住房需求的人都可以保障”,那么在别处(包括国外)有了一处甚至几处住房又想到人间天堂的杭州再有“住房需求”的,也要“保障”么?照此推理,他们看上的全国各大宜居城市都要为他们随时可能产生的“住房需求”给以“保障”么?

  既然,为“吸引人才”,可以占用保障房指标建别墅,那为了“留住本市现有人才”,不是也可以再占一部分保障房指标么?为了让公务员减压安心、让大大小小的领导免除“后顾之忧”,不是也可以照此办理么?

  既然,下决心吸引“金凤凰”,那就一定是具有栽“梧桐树”的实力了,政府何不另掏银子,补给这些“金凤凰”们,何必占用为老百姓建“蜗居”的一半指标?让连“蜗居”都还没住上的人们排队眼看着这些权贵们先住进西溪湿地的“保障房别墅”,于心何忍啊?!

  保障房不是用来“锦上添花”的,不能任谁都可以挤进来通吃;让高端人才优惠买房可以,别打着保障房的旗号、占用保障房的指标;讨好精英权贵可以,别损害“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的平(贫)民的利益!

  自从一八三九年林则徐虎门销烟以来,似乎“漫长”的历史时间里人们还记得鸦片曾给中国带来的身后灾难,一提起鸦片国人就会深恶痛绝,那些曾经因为鸦片缠身而毁掉一生的记录,好像对熟悉那段中国历史的人们永远是一座不灭的警钟。面对真正的鸦片直到今天我们都是用清醒的认识,可是面对每天侵蚀国人精神境界的精神鸦片却无动于衷,甚至有些人把这些可怕的精神鸦片当作无比向往和遵守的格律守则,在一步步陷入这些精神鸦片的深渊却毫不觉醒。

  窃以为,中国人的精神鸦片基本分为四种:(也许很多人会惊讶地不相信,但这是事实。)

  中国几千年来的灿烂文化在很多人眼里就是“科举制度”,因为通过科举制度可以使一些人“飞黄腾达”,于是在高考制度还没有被撤除历史舞台的今天,所谓的高考状元形象已经严重地成为青少年的偶像。

  全国各地每年在高考一结束,就有很多人迫不及待地等待高考状元的消息,一些地方教育部门为了大肆渲染“状元”精神世界,竟然在省级高考状元的基础上,不惜一切代价地再曝光“市级状元”,甚至连县级状元和乡级状元也纷纷出世。有的学校更是为了招生工作的需要,每年都会在学校的大门前挂上条幅,“理所当然”的向世人公布校级状元。

  目前大多是家长几乎都把“状元”的归属当作自己孩子的人生座右铭,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地在孩子面前灌输“状元”的道理和精神,在中国的孩子脑海里,他们整天都在被“状元”的精神鸦片侵蚀着,十二年的教育对他们来说就是有朝一日能够“金榜题名”成为“状元”,可是我们不要忘记用数学的概念解释“状元”名词,它的最终概率又是多少?估计没有家长可以解释清楚,他们的思维中只有一个理念——那就是我的孩子要当状元。

  国人陶醉在自己的状元世界里几乎不能自拔,就像吸了鸦片很难戒毒一样,可是他们不知道世界对于人才的界定是什么范围,今年北京高考状元被美国大学拒绝录取的消息,不知道是否能够惊醒国人在“状元”的精神鸦片里的沉醉?!

  二,过度炒作名人制造精神领袖:(很多人深信不疑,妄想自己有朝一日成名。)

  炒作名人已经成为一些媒体的“工作方式”,如果单单是考虑媒体的生存价值,炒作名人可以被理解,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人对名人的“精神领袖”形象深信不疑,甚至相信自己有一天也成为某种偶像级别的人物。

  刘翔110米栏获得了冠军了,于是有人让自己的孩子开始练短跑;丁俊晖在世界台球史上有了一席之地,于是有人让自己的孩子放下书包献身于台球事业;朗朗成为钢琴大师,于是有人立刻在中央音乐学院门前租房子,带领自己的孩子像丁俊晖父亲那样制造钢琴天才.......更有甚者当中国的航天英雄凯旋而归之后,有人就宣布下一个“航天英雄”即将诞生,有的学校竟然在自己的教学楼前挂出这样的横幅“航天英雄从这里走出”......(后来据有关人士透露这所学校从没有没有一个“选飞”合格的,因为整天为了高考,学生们身体素质下降。)

  制造精神领袖是人类最可耻的行为,“享受”精神领袖的“恩惠”更是可笑的愚蠢现象,可是这些疯狂地想成为“十二亿分之一”的人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就像吸食了鸦片一样,那种就要成功的“飘飘然”始终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撑,不知道这种“精神支撑”的鸦片还能带领他们走到多远?

  中国从沉重的贫穷世界里走向改革开放,人们对于金钱的认识展开了一个新的视觉,曾经的一夜暴富和所谓的经过奋斗成为富翁的故事,就像天方夜谭一样笼罩着人们的视线。

  没有上过大学的就梦想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比尔盖茨,比尔盖茨制造了微软,我可以制造“硬软”;贫民家孩子会把自己当作松下幸之作,梦想有一天能够成为“松上”公司的总裁;一无所有者异想天开要当大陆的李嘉诚,李嘉诚有个“长江实业集团”,我可以弄一个“黄河有限公司”。从灾难中走出的国人,对财富的渴望可以说已经是登峰造极了,只要是一个被“福布斯”宣布过的首富,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梦想的人物,并且设置成自己理想的未来。

  梦想成为“首富”的概念已经让一些国人失去了脚踏实地生活态度,于是我们听到了太多的在理想消亡中自杀;于是我们看到了太多挫折中的失去理智;于是我们耳闻目睹了太多的甚至充满血腥的“屠杀”......在不能实现首富理想的背后,隐藏了和展示了多少自我生命的消亡,还有那些为了实现首富的目标不惜夺取他人生命的行动。

  按照常规性的思维,对彩票的理解应该充满理智型的,目前国家发行的彩票都是福利和公益性质的,我们完全可以带着一种奉献福利事业和公益事业的心态来购买彩票,可是当你在各种彩票中心看到那些痴迷于所谓的“彩票走向”的人们,那种专心致志的研究精神,却让我们不得不相信如今的彩票已经是一些人的精神寄托。

  由于彩票宣传部门对于获得大奖的人们进行“狂轰乱炸”的渲染,于是很多人对于自己有朝一日成为上亿或者上千万的得主深信不疑。很多彩票站已经成为某些人物的“工作”地点,他们可以每天带着饭菜守在彩票站的分析图前面,目不转睛地钻研自己某一张彩票的中奖几率。当你看到有人动用公款买彩票而锒铛入狱的时候,当你看到有人偷家里的钱买彩票而和父母反目成仇的时候;当你看到有人因为买彩票失去工作而家徒四壁的时候......你对彩票的认识是否更加深刻了?

  国人自古以来就是相信一步登天的概念,从孙悟空十万八千里到哈利波特凤凰城,这些只是文学家笔下的虚构人物总是愿意被国人成为自己的精神寄托,他们忘记了一个真实的理论,那就是只有脚踏实地才可以有一步步的真是收获,那些妄想靠“两元钱”的概念而成为天马行空的金钱领袖,只是在精神鸦片灌输下一种虚幻的影像,在真实的现实面前立刻不堪一击。

  虎门销烟的烈火不仅仅是教科书里燃烧,人类在精神领域里的“销烟”更是任重道远,让我们清醒地认识精神鸦片对健康集体的侵害后果,做一个脚踏实地学习和工作的人,把自己尽管是微小的贡献奉献给社会和自己,这才是你的唯一出路。

  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大火里有一个声音“让领导先走”,这样一个声音让288名小学生葬身火海。为了保护官员的生命,不惜牺牲几百名儿童,这是世界极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即使在动物界许多种成年动物都不会置本种族的幼仔于不顾。这堪称奇迹!今天我们悼念死去的288名小学生的同时也悼念另外在火灾中丧生的生命。我们无法想象得出当时从火灾现场毫发无损地离开的那些先走的领导们的心理,他们今天是否依然心安理得地坐在家中喝茶品咖啡甚至还欣赏着令人愉快的电视节目,他们是否会想起当年那场火灾?

  再来看看与我们一衣带水的日本。日本小学校,伙食由政府提供,这种制度叫给食。无论校长,老师还是学生,吃的都是一模一样的饭菜。但校长也搞特殊化——校长总是第一个吃。那么校长为何要有如此特权呢——实际上这是制度,校长必须要在所有的学生吃饭之前,第一个品尝试吃,以免食物质量靠不住,到时候校长第一个送医院。看了这样的报道,我们的心中是否有点酸的感觉呢?羡慕不羡慕?我们给孩子们吃什么呢?喝毒奶粉,吃毒大米……着火了,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这就是我们保护孩子的方式,这样的民族难道不令人痛哭吗?

  今天和同事谈起范跑跑。她说起当时读高中时一次地震,上课的老师对同学们说,不要紧张,快跑。老师最后一个离开教室。之后许多年回忆起来依然觉得温暖,依然敬佩。然而范跑跑跑了之后还为自己找了许多理由,竟然还有人为他的诚实叫好。诚实固然很好,然而仅有这样的诚实却远远不够。人类若如此没有底线,那么活该灭了去,所以才会有所谓的海难原则,按照范跑跑的逻辑,每个人都忠于求生的本能,那么海难发生的时候首先丧生的应该是妇女和儿童了。

  无论如何,如何保护儿童我们要有个底线,不仅仅是对教师,或者是对领导,而是对所有正常的成年人。

  近日,东北亚地区有些纠结。朝鲜半岛剑拔弩张。韩国“天安号”潜艇沉没后,细心人会发现一个现象,大洋彼岸的美国,国内经济萎靡自顾不暇,却与韩国联手,频繁在黄海搞起了系列军演。

  而作为美韩系列军事演习一小部分的炮击演习过后,朝鲜攻击了延坪岛,引发了令世界哗然的“延坪岛事件”。自此,韩美军事演习升级,两国在黄海举行了据说是史上最大规模军演。紧接着,韩国又举行了大规模所谓“环朝鲜半岛”火炮演习。

  这还不完,最近韩国态度再表强硬,对朝鲜展开放飞传单的心理大战,“如若风向合适、风力够强劲,传单甚至可以飞到平壤地区”。另外,韩国在军事分界线个地区架设了扩音器,随时可向朝播放。据说,广播声一般可传至朝方10公里处,夜深人静时甚至可以传到24公里处。

  设想一下,深更半夜的,靠近军事分界线这边的朝鲜民众,此时正鼾声四起,对面扩音器突然尖音四起,这打击力度可不亚于火炮袭击。

  这自然令人浮想连翩。历史仿佛回到了二战中后期,德空军长期对英轰炸效果不佳,德改轰炸战术为心理攻势,在伦敦上空投放了大量的传单。只可惜,心理战非旦没有令德打跨英国,反而大大增加了大不列颠人民反法西斯的决心与斗志。真可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啊。

  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半个多世纪的洗礼,早已令战火弥漫的世界归于宁静。全世界都在讲求全球化发展、共同繁荣。当下的朝鲜半岛局势,虽然有些紧张,但是韩国拉美国、协日本所表现的,归根结底无非是要对朝鲜进行一种强硬的威慑罢了。

  譬如,从韩国自身来说,韩美搞系列军演,其内容无非有二:一是通讯体系联合作战;二是展示强壮“肌肉”,达到对朝鲜进行军事威慑的目的。而韩国自导自演的心理战术,也是一个词,够威慑。

  在威慑朝鲜方面,尤其日韩两国,似乎可能会在某一个时间段内不计前嫌,传达出共同应对危机、寻求合作的潜信号。不过话说回来,一向喜欢从中国泊来传统文化精髓的日本,在朝鲜问题上,毕竟人家才是一家人,中国古诗有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想必能在日本内心深处有不同的玩味吧。至于美国,自诩大国之风度仪表,也要能收则收。别等到有一天,大家都重回圆形谈判桌上,自己的黄雀毛臊腥,撂不住。

  因此,依我看来,韩、美日三国在朝鲜半岛局势中,已经表现出足够的威慑态势,这已如明眼人打盲人,占足了优势。如仍对朝不依不饶下去,难脱泼妇难缠之嫌。好言奉劝一句,都早些各自回家,洗洗睡吧。

  欢迎广大女性网友来信来论 ,陈述、评点身边热点。600字以内。暂无稿费。另,优秀“女性网友来信”稿件将优先向报纸版《新京报评论周刊》推荐。参考样本:、投稿请标题注明“她来信”。亦欢迎有兴趣写时评的“她”来信申请专栏,请附简历。符合条件者所写的稿子将由指定时评人审阅指导。

  《新京报评论周刊》自2008年5月创办以来,“公民声音”栏目一直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也得到诸多作者的青睐。但限于稿件质量、版面安排等原因,刊发数量有限。现决定在民间版扩大该栏目的刊发文章数量,欢迎广大读者作者踊跃投稿。欢迎对《新京报》刊发的所有报道、评论发表意见,或针对现实生活中有意义线字以内的来信将优先考虑。